蛋饼铺_Official

哈哈哈哈,新买的枕头到了,太般配了😘

以前的一辆车,大改了一下,禁爱也会大修,感觉写的不大好
https://m.weibo.cn/3528669577/4175918291632541

😂,狗子被带坏了

推荐一首狗崽同人歌呀
分享 Assen捷 的歌曲 【阴阳师同人原创】错付旧梦 http://5sing.kugou.com/m/Song/Detail/yc/3448746(更多好声音,尽在5sing原创音乐)。

禁爱4

双性小黄文,慎入,希望不要点小蓝手
http://pan.baidu.com/s/1dFvn8vJ

鱼肉和猪肉?😂

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上


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,适逢其会,猝不及防。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,花开两朵,天各一方。
—张嘉佳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


大天狗的父亲找了个比他小了近40岁的妻子,还在念高中,刚过成年礼。这人叫妖狐,长得倒叫人喜爱,一身细细白白的皮肤,身量纤细。妖狐长得好看,几乎男女通吃,加上学习成绩也好,更不要提老师家长了。

这天,妖狐刚回家,就发现家中的氛围有些不太正常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刚放下书包妖狐就见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正从旋转式的楼梯上下来。男人穿的十分考究,一身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手工制西装,墨蓝色的发被梳到了脑后,扎了个小辫,神情倨傲淡漠。妖狐怔在了当场,直到男人走到他面前,他被完完全全笼在男人制造出的阴影里才回过神来。下巴被男人捏在手里,妖狐疼的厉害,两道好看的眉皱了起来,也不叫喊,还是少年的身量,光是男人抬高他的下巴,就不得不用双脚垫起些高度。

“大天狗,放手。”大天狗的父亲与大天狗张的十分相像,虽说已经58岁,但保养的很好,看起来也就40出头的年纪,眉宇间都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。

大天狗松了手,妖狐的下巴被捏的青紫一片,“疼不疼,待会儿让桃花来看看。”温言软语的安慰是大天狗从未见过的父亲的模样。

“他是你小妈,读了这么多年的书,你的礼仪呢!”

“父亲,至少我还知道廉耻二字。”

“滚!”大天狗耸了耸肩,转身便出了家门。第一次见面便不欢而散。

酒吧

“嘿,兄弟,发生了什么事儿?”酒吞是大天狗的死党,听闻大天狗从国外回来就要替他接风洗尘。可大天狗一进酒吧,就上了二楼包厢闷声喝酒,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冷气,让人望而却步。

“该不是你爸给你找的新后妈吧?”酒吞想了下,大概也只有这件事了,这种事儿他也不大好插嘴。

“后妈?我有承认过吗?”大天狗晃着杯中的浅蓝色酒水,目光讥诮而危险。

忽的,楼下灯光一暗,酒吧二楼的高档包厢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玻璃,玻璃结构特殊,能够清晰的看到一楼的景象,包括舞台,从外面却看不到包厢内部,隔音效果也十分好。

在看到舞台上的熟悉身影时,手里的玻璃杯应声而裂,大天狗却恍然未知,眉头皱的死紧,目光冷的几近杀人。

那是妖狐,他的“新晋小妈”。

却说妖狐,妖狐是学舞蹈的,他自小就没爹没妈,小时候长的瘦小却凶的很,其他小朋友骂他是没人要的野种,他就打得那些人不敢再叫。遇上大天狗父亲的时候,身上着实狼狈,被人揍倒在地也不哭,目光凶恶,眦着牙回击。那时候,大天狗父亲得了趣,也不走了,就看着这群年龄不超过10岁的小屁孩打架。

结束后,妖狐倒在地上喘气,嘴角被人打到了好几下,有些充血破皮。脑袋“嗡嗡”地响着。

“要跟我走吗?”那是妖狐第一次见到所谓的“大人物”,所有人都穿着西装考究的不行,问他话的大叔长的十分好看。他几乎没有犹豫就说了“好”。

妖狐一路被大天狗父亲资助到了18岁,虽说妖狐看着不像个好学生,外表艳丽,在学校也经常和女孩子一起,也不在乎其他人的闲言碎语,但学习成绩真的不错,会的东西也多,书法,乐器,绘画,舞蹈几乎都会一点,每次的学校庆典也都是他给排的舞。

18岁成年的那一天,大天狗父亲送了妖狐一块腕表,妖狐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。站直了身子,说道:“先生,现在我已经成年了,我能够养活自己。如果我说,等我考上大学,我想嫁给先生,你会同意吗?我会照顾先生。”妖狐想的简单,对于大天狗父亲他无论如何都回报不了,那么就嫁给他,像一个妻子一样一直照顾他,他知道先生有一个儿子,高材生在国外进修,他也不在乎别人的想法。

“你不用如此。”大天狗父亲自是知道妖狐的想法,对于妖狐这个孩子,他总会带着一点不忍心,可能年纪大了,而妖狐是这十几年来陪在他身边最久的。

“我觉得嫁给先生是一件让我感到开心的事,这样不好吗?”

大天狗父亲应了下来,妖狐成年礼的第二天他们就订了婚,考虑到妖狐大天狗父亲并未向外公开,他也有自己的考量,他不想让妖狐有任何愧疚的情绪,他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,指不定哪天就死了。他喜欢妖狐,也仅仅是出于对晚辈的喜欢。而妖狐又是个死脑筋。

酒吧这份工作也是托人介绍来的,妖狐跳舞跳的好,自然博得了满堂喝彩,退场的时候受到了不少的口哨声。工资是日结的,妖狐拿了钱穿了大衣就离开了酒吧,经理也表示十分的满意,说可以来的次数多一些,不会少他工资。

这天气还挺冷,刚出了门口,就被灌进一阵冷风。妖狐紧了紧大衣,把半张脸都埋进了厚厚的围巾里。

雪下的不小。

拐到红绿灯的小巷口时看到了大天狗,男人穿着呢大衣靠在车身上抽烟,妖狐不得不感叹,男人真的是受到上帝眷顾的人。他站在原地不动,主要他也不知道现在自己该如何,他可知道大天狗有多厌恶他,指不定上前打声招呼都会被人揍一拳。他可还记得上次这男人的手劲儿有多大。

大天狗本想等着妖狐上前,哪想到这人站在红绿灯下不动,过了会就往另一个方向走了。烟蒂被扔在雪地上,之后被狠狠地碾灭。

妖狐往新租的公寓走去,皮靴子踏在雪地上发出“嘎吱嘎吱”的声响。在大天狗回来的时候,妖狐就搬了出去,他不想先生难做,在这附近租了间公寓,过的倒也轻松。

到了公寓楼下时,身后的车子停了下来,男人从车上下来,几步就跨到了妖狐面前。

“不请我上去坐坐?”

“地方有点小。”

“怎样都好,不想和我谈一下吗?”

公寓面积不大,收拾的很干净,妖狐脱了外套,换上拖鞋往厨房走去。

“喝水还是喝茶?”

“都可以。”

“是云雾,我不太懂茶。”妖狐给自己倒的是一杯热水,他不爱喝茶。

“先生说过你喜欢,”

“我喜欢品茶并不代表什么形式的茶都喜欢。”

妖狐愣住,抬头看着男人面无表情的脸,似乎有不解,双手扣住热水杯,热气有些模糊视野,“不喜欢就不要喝了,我去拿热水。”

“不用了,妖狐是吗?高中在读?”大天狗坐在沙发上,眼前的少年有些拘谨,他比妖狐长了10岁也难怪了。

“高三,我会照顾好先生。”妖狐看着大天狗道。

“照顾?床上照顾吗?”大天狗靠在沙发上,似乎他才是房子的主人。

“我和先生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,怎么说。”

“听说是我父亲资助了你十三年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所以就想嫁给他吗?一个58岁的老头子?我父亲知道你在酒吧工作吗?”

妖狐闭着嘴不说话,好久才说到“我不认为职业有高低贵贱,我在酒吧跳舞得来的钱也没什么不好让人说起的。”

“呃…..放手!”触不及防的被男人扑倒在沙发上,妖狐一下慌了神,伸手去推,两只手腕却反被男人锁在头顶。

“滚开!”妖狐确实是恼了,那双金色的眸子几乎能喷出火来,死死盯着面前放大的俊脸。身上的毛衣被推高,露出一大截雪白的腰肢来,暖气还不大充分,再加上男人四处作恶的冰冷手掌,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大天狗稳稳压在妖狐的身上,少年的身子比看起来更加的瘦,那双死死盯着他的眸子像是藏了两团火,让他深陷其中,他本意只是想吓吓少年而已,看,你这么弱小,照顾,你能照顾什么呢?如今却想得到更多。右手肆无忌惮的在少年身上游移,拉扯着妖狐胸前的两点玩弄,很快便硬了起来,颜色从原先的浅粉变成深红,漂亮的让人移不开双眼。

大天狗握着少年柔韧纤细的腰肢,忽地,深吸了口气,起身离开,在门口顿了顿,终究走了。随着关门声音的响起,妖狐理好了衣服,起身把已凉了的茶水倒进水槽。他不知道大天狗为何作出这种行为,从见这个男人第一面起,他就知道,自己的心脏开始悸动,带着些微的畏惧。他喜欢大天狗,一见钟情,你说好不好笑?妖狐善于藏匿情绪,他懂得如何掩饰这份感情,不叫任何人发现。

第二天早上正好是周一,妖狐去了学校后才知道三尾病了好些天,三尾是妖狐一个认识了很久的朋友,高中妖狐是跳了一级上来的,正好和三尾分到了一个班,三尾平常把他当弟弟照顾,妖狐和她也算是亲近。高三的课业可想而知的繁忙。妖狐一整天都不大在状态,被老师叫起来了好几次。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,打算去花店买束花看望三尾。

校门口围了好些人,大部分都是女生,交头接耳地说着些什么。妖狐的视线一下子被男人吸引过去。男人穿着军绿色的长款羽绒服,里面是一件偏砖红色的羊绒毛衣,明明是最不搭的色彩,到了男人身上却又意外的和谐好看。不同于妖狐前几次看到的端肃模样,较之有了些亲近之感。

“走吧。”大天狗牵了妖狐的手就走,他还是不大习惯这种场面,多数人都围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。妖狐任由大天狗牵着走,走到街角的角落处时才看到大天狗的车。

“就这么跟着我走,不怕被卖了。”

“你会吗?”妖狐笑起来,看着大天狗的双眼笑成了两弯月牙,大天狗这才发现妖狐有两颗犬牙,笑起来的时候显得十分俏皮。

“我送你回家。”

“我得去一趟平安京医院,看望同学。”

大天狗上了车,打开了车窗,“还不上来。”

“我要去一趟医院,不回家。”妖狐强调。

“我正好顺路也去一趟平安京医院看人,快点上车。”

妖狐上了车系好安全带,暖气熏得他有些睡意,迷迷糊糊之间才发现医院快到了。医院楼下有花店,妖狐买了束康乃馨,问大天狗:“你不买吗?”

“不用。”

妖狐付了钱就跟着大天狗进了医院,在大厅的时候,大天狗说道:“把手机给我。”

妖狐不明所以,依旧听话地掏出了手机。是一部翻盖手机,有了些年头。大天狗存了号码,“等下回去的时候联系我。”

三尾的病房还算是宽敞,是两人病房,另一个床位是个空床位。妖狐把花插进了带水的玻璃瓶里,顺带喷了些水,看起来也倒新鲜。

“你在这季节买花,它也活不了多久。”三尾道。

“这花在花店里也会死,在哪不一样。”

“嘿,你这小崽子,不知道道有个词儿叫做触景生情吗?”三尾对着妖狐笑骂道。

“你会吗?我看着乐观的很。”妖狐笑道,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准备削苹果。

“诶诶,你可别削了,不久前雪女那家伙才来过,削了两个最大的,可吃死我了。”三尾赶忙开口道。

“那行吧,平时有什么可以联系我。”妖狐放了苹果,坐在床边对三尾说道。

“再过一两天就可以出院了,切了阑尾,也不是什么大事儿。”三尾看着妖狐突然有些话不知从何说起。

“今天看你,怎么又瘦了,作为一个男生,这么瘦肯定没女孩子喜欢你了。”三尾开玩笑的说道。

“实在不行,我就娶了你呗!”妖狐和三尾之间玩笑话自然多,也不顾及什么。

“你可别,我可不想以后出去逛街整的别人人人以为咱俩是姐弟,或是听到别人说,看啊,那个弟弟比姐姐还好看。”三尾说完妖狐就笑了起来,趴在床沿耸着肩膀。

忽然的,妖狐感到肩背上是三尾的手,“阿崽,你若不想笑就不必笑,我们从小学就在一起,一直到现在上高中,我多多少少知道一些。姐姐问你,是真的吗?”

“如果是真的,你会看不起我吗?”妖狐埋着头说道。

“我为什么要看不起你,我和你相处这么久,自然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“你觉的我错了吗?我想报答先生,照顾他不对吗?我知道的,先生这几年身体很差,我在他书房看到过先生的病历资料。他以为我不知道我就装不知道,先生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,很轻松,我想和他在一起,不对吗?”说到底妖狐只是一个刚满18岁的少年,表现的再不在乎也只是保护自己的一层伪装。此时,在三尾病床边,只觉得满腹委屈,伏在床上哽咽。

“你觉的开心就好,你有问过你先生的想法吗?或许,阿崽,你先生并不需要你这么做,他更不想伤了你的自尊。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病房外靠着的正是大天狗,他今天是来看他父亲的,住院的事也没告诉妖狐,他到前台查了住院信息,刚到门口就听见了两人的谈话,也没进去。过了一会儿,插了口袋走去了大厅。拿了手机给妖狐发了一条短信:在大厅等你。

安利一发蔚蓝太太的视频,每次看都好喜欢

挂某些人,忍不住了,圈钱的脸也是十分不要脸了。一边画一边diss真tm厉害,还有一个三番五次找这种画手你也是厉害一次是傻白甜,两次三次也是傻白甜?可把你能的,还在给画手洗白,真tm恶心。挂出来给大家瞧一瞧,不要盲目买本

记忆障碍(瞎几把乱写)

我今天遇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。
“你还认识我吗?”
“我该认识你吗?”
“这些年过的好吗?”男人的声音有些哽咽。
“我过的很好,先生。”
“大天狗。”
“什么?”
“我叫大天狗。”
“好的。”
“大天狗,我叫大天狗。”男人固执的抓着我的手臂不放手。
“先生,你弄疼我了!”
“对不起。”
“你可能认错人了,我叫妖狐,我从未见过你。”
“你见过的。”男人声音很轻,低着头,我并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什么。挺高大的男人此时看起来有些可怜。
“我叫大天狗,现在我们认识了,妖狐。”男人的手孤零零的停留在空中,鬼使神差的我握了上去。
“那么,大天狗先生,以后请多指教了!”
......
七年前,妖狐有严重的记忆障碍,遗忘的众多人群中就有大天狗,要过一辈子的爱人说忘就忘了。妖狐的记忆开始出现错乱和自己的虚构的场景。
晴明说大天狗是他的爱人,他不信,他坚持说自己的爱人已经死了。他给自己虚构了一场悲情伟大的爱情,他的爱人死在大海里,为了救他永远留在了那里。那时妖狐的脑子里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深海,他无法呼吸,他开始哭泣,为他死去的爱人,他是如此爱他。
事实上,大天狗带着他看过无数片的海,妖狐在巴哈马的粉色海滩上向大天狗表白了,后来,两人自然而然地就在一起了,一切都是这么的理所应当。他们如此般配,接受所有人的祝福。
后来,后来妖狐走了,他不记得所有的人,他知道自己生病了。他也许永远不会知道当大天狗得知他已经离开时有多崩溃,那样清朗俊秀的男人,抽烟酗酒。他说:“妖狐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他。”
晴明带来了妖狐的消息,他走了一座又一座的城市,每张照片上都是灿烂的笑容。
“他现在又重新认识我了,大天狗。”
男人收拾了行装,开始走妖狐走过的城,在同一个地方拍照。
“我叫大天狗。”
......
“以后请多指教。”
......
后来他们又相遇了,从前的爱人,如今新识的朋友......